B.W.的洞窟-文庫

關於部落格
原則上,最近的文不會棄坑,不過因為高中比想像中忙,所以會出現拖坑狀況。愣外這裡的文章幾乎是未經修飾的一手文,請各位為了別傷眼移駕到無名或鮮鮮,留言仍可在此留喔!謝謝配合!

無名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DarkSunshine
鮮鮮http://ww2.myfreshnet.com/BIG5/literature/indextext.asp?free=100161272
  • 2820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同人文][APH][法米/米英]只能看著


 
 
    「法蘭西斯,我真的不認為這麼做是你想要的。」法蘭西斯細細吻著阿爾弗瑞德的頸側,而阿爾弗瑞德雖然是這麼說著,雙手卻只是軟軟的掛在對方的臂膀上,雙頰因為酒精而緋紅。阿爾弗瑞德想,這個法國男人太溫柔,溫柔到他這個英雄主義的男人忍不住依靠,溫柔到能夠打破他因長久單戀而築起的防護牆。
 
    「噓……」法蘭西斯親吻對方的眼瞼,拭去對方的淚水,「別哭,別哭,不要去想了。」他輕聲安撫著,重複地低喃對方的名字,但對方只是將手攀上他的背,死死地揪著他的襯衫不放,額頭抵著他的肩膀,放聲大哭。
 
    阿爾弗瑞德哭的聲嘶力竭,法蘭西斯疼得心直絞痛。
 
 
 
 
 
 
    一直以來,阿爾弗瑞德都在掙扎著長大,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成為與亞瑟平起平坐,成為對等的存在,甚至成為被依靠的對象,但他再怎麼掙扎,亞瑟依然走在他前面。
 
    他太年輕,而他經歷太多;他強盛,而他衰老。
 
    阿爾弗瑞德對於這樣的距離逐漸感到力不從心。他以為他追得到他,最後卻發現對方儘管衰老也仍在前進,距離沒有縮小,反而自己也開始衰退,步伐開始疲乏。
 
 
 
 
 
 
    第一次告白時他仍年幼,在獨立前他說:「亞瑟,我愛你。」你愛我嗎?亞瑟的表情讓他了解到,他終究只是個弟弟。
 
    所以他硬是推開亞瑟。
 
   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,我愛你,喀嚓,上鎖。
 
 
 
 
 
 
    法蘭西斯只是看著,他也只能旁觀。他不太確定是什麼時候對阿爾弗瑞德心動的,只確定回過神後眼中的阿爾弗瑞德總是搶眼過了頭,任何人都會對一個年輕而充滿自信與活力的人產生好感與興趣的。而儘管阿爾弗瑞德有時自信過了頭而成自大,卻意外的可愛而性感。
 
    他想他是老了,老了所以病了,所以栽了。
 
 
 
 
 
 
    亞瑟突然想起年幼的阿爾弗瑞德,在一個英國典型的陰濕午後,窗外飄著細雨。
 
    他想起阿爾弗瑞德可愛的笑靨,柔軟的小手勾著他的頸脖,嚷嚷著要聽睡前故事;想起對方迅速拔高的青少年時期,修長的四肢和無良的大笑,臉頰仍有些圓潤;想起獨立革命前,日漸成熟的臉漸漸有了堅毅;想起了那句愛。
 
    「我愛你。」阿爾弗瑞德說。
 
    我也愛你,阿爾。他心想。
 
    但他不會因為愛而忽略自己的身份,他拿什麼來愛人?阿爾弗瑞德還未明白的、將會明白的,他看了多少。
 
    看,最後不是一樣,你愛我,卻離開了我。
 
 
 
 
 
 
    「阿爾弗瑞德,我愛你。」法蘭西斯撫著因哭累了而睡著了的阿爾弗瑞德的金髮,落下一吻在他眼瞼。
 
    「亞瑟,我愛你。」阿爾弗瑞德看著窗外的雨。
 
    「阿爾,我不愛你。」亞瑟對著自己說。
 
 
 
 
 
 
    「法蘭西斯,讓我愛上你。」阿爾弗瑞德對法蘭西斯說。
 
    「阿爾弗瑞德,我不確定你真可愛上我。」法蘭西斯對阿爾弗瑞德說。
 
    「阿爾,我愛你。」亞瑟看著阿爾弗瑞德擁著法蘭西斯的背影說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