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.W.的洞窟-文庫

關於部落格
原則上,最近的文不會棄坑,不過因為高中比想像中忙,所以會出現拖坑狀況。愣外這裡的文章幾乎是未經修飾的一手文,請各位為了別傷眼移駕到無名或鮮鮮,留言仍可在此留喔!謝謝配合!

無名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DarkSunshine
鮮鮮http://ww2.myfreshnet.com/BIG5/literature/indextext.asp?free=100161272
  • 2820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火影忍者-Hold Me Tight(暫)-1(祭鳴/佐鳴)(BL文)

「宇智波佐助在此正式歸隊。」綱手在宣布完後,有意無意的瞟了隱身在樹影下的我一眼,我微微鞠躬致意,便趕去火影的專屬辦公室。 「十分感謝火影大人的仁慈。」我站在她辦公桌與門的中間點,鞠躬。 「我希望暗部仍能派人監視……當然,那絕對不能是你,暗部的頭頭。」她的聲音有些嚴肅,更多的卻是心疼。 「是。」我簡短的應了聲。她願意讓佐助回到木葉,甚至回復忍者身分,那已是天大的恩賜,我不會再多加要求了。 「鳴人……不要累壞了。」她似乎有些疲憊,「你的命還必須背負木葉的未來,你很清楚。」她起身,走到我跟前,給了我一個似母的擁抱。 「謝謝妳,綱手奶奶。」我在她頰上吻了吻,「告辭了。」我退下,殘忍地留下那倦了的蒼老心靈。 佐助在我公寓的門前,猶豫不決,似乎拿不定主意要敲門還是不敲。 我刻意製造出聲響,畢竟已習慣無聲無息。 他隨即轉身,擺出備戰姿勢。 我突然想起,我仍披著斗篷,裡頭著的是一般上忍的基本制服,沒啥好顧慮的,於是將帽子拉下。 「鳴人……」他喚了我的名字,整個人稍稍鬆懈下來。 「好久不見,恭喜歸隊。」我壓抑心中的湧出的情緒,且成功地讓聲音保持冷靜無波。 他皺了眉頭。 我笑道:「再皺眉頭,你就直接轉行當老頭算了,會有皺紋的。」平穩的聲音,從容不迫。 「鳴人……你……」對於他的欲言又止,我不置可否的笑笑,問道:「進來坐坐?」他點頭。 裡面的空間仍是一樣狹小,不過對於一位單身青年倒也綽綽有餘。 很乾淨,這房間。不像以前一樣,亂的跟阿狗阿貓的窩一樣——如此不一樣的我似乎讓對方很不適應。 「最近都是出一些長期任務,不常回家,索性在前幾次出任務前把房間整理乾淨。」順手脫下背心,露出裡頭貼身的衣物,跟對方隨便編了個理由。總不能說是之前暗部中的訓練造成的,況且那繁重的工作量快讓自己定居在辦公室了。 他的黑眸隱約閃爍著,透露出他的思緒,我內心苦笑,嘲諷著長期以來鉤心鬥角的成果。 整了整心緒,我開口:「怎麼了?好像很不習慣似的。」 他眼中悄悄流竄的思緒停止,微微瞇著眼,道:「還真有點不習慣。」 「以前的關係……回不來了嗎?」他的聲音儘管聽起來平穩,但我仍聽出,那音調中有些畏縮的期望。 「你覺得回的來嗎?」我的聲音冷直、毫無情感,「在你做了這些事後,你覺得有多少事是可以回到原來的?你在期望著什麼?」貌似質問,不過語氣和緩。 他似乎是想開口反駁,最終卻是沉默。 「有多少人是因你而失去所有?」最後一擊,我狠下心來,希望讓他明白木葉裡,大多數人對他的觀感,就算他因此躲避我,躲避一切,只要別讓他離開我們能掌握的地方就好。 因為我是漩渦鳴人,但同時也是暗部部長。 我有責任,也有義務,必須讓這我不顧多數人反對,堅持讓他返回此地的男人,乖乖的在我的羽翼下,不讓他傷害……或者,被傷害。 「超級大笨蛋。」被這麼一罵,我愣了愣,而這一愣,打破了我這幾年連驚訝都沒有的紀錄。 甚至還沒來的及反應,我便被他拉入懷裡。 熟悉的溫度;熟悉的香味。 「別逞英雄,鳴人。」熟悉的聲音;熟悉的人……他現在,活生生的在我眼前,用他一貫的態度、同樣專屬於我的溫柔,緊緊的抱著我,感受我的存在。 我仍比他矮了數公分,這造成我現在被輕捏著下巴,臉被微微抬起的狀況。 我推開他,默默的搖頭,而他也尊重我。 「你累了吧?先回去休息,好嗎?」我輕輕說道。 他點了點頭,轉身離開,雖然一度轉頭,張口欲言,卻被我沉默的搖頭堵了回去。 有點慶幸他沒有硬要留下來,不然就無法通霄處理上頭給的急件了。 「鳴人!」人未到,聲先到,最近連吃一樂拉麵都會被打斷…… 我還沒為我沒吃完的拉麵默哀,一大片如粉櫻的色彩便占滿了我的視線,小櫻與我的臉只有一公分的距離,我面無表情的聽她連珠帶炮的問題。 「你為什麼讓佐助回來?」原本默默在後方看著我們的祭,說出小櫻問題的重點,不過一個是擔心佐助的處境,另一個則含著不滿。 是啊……為什麼呢?為什麼到了這步田地,我仍會這麼堅持要讓他回來呢?因為他不甘寂寞的眼神嗎?還是曾經的愛讓我心軟了? 「鳴人,我說過,忘了他。」祭漠然地說,我卻知道他是有那麼一些的嫉妒。 「小櫻,我先走了。」我快速的把拉麵解決,跟老闆和小櫻揮揮手,便拉著祭回我目前的公寓——當然不是小時候住的那間,而是發配給暗部人員專用的附屬大樓。 「鳴人。」我才將門上鎖,他就喚了我的名。 溫柔得讓人心醉的他,既霸道卻又脆弱。 「拜託不要跟我說你還愛著他……」他擁著我,如此用力,似乎害怕著下一刻我便化為他曾經掌握的青鳥,頭也不回的離去。 「不要跟我說……不要跟我說他從新回到你心中……」他的聲音顫抖著,「不要跟我說……你會離開我……」我回抱他。 「我不會這麼做的,你已經在這裡扎了根,就算拔的掉,我也不想拔。」我將他的右手放在我左胸上,將自己的右手放在他的左胸上。 「心臟在跳動,不是?」我抬頭,在一起的這些年來,第一次主動吻了他。 「鳴人……」 「我在這,我要你知道,我也許跟過去的我有相當的差別,可是,我一直都會在這。」我微微一笑,在他左胸上的手輕輕壓著,「而你會一直在這兒。」我握著他的手,將他的手輕壓在我左胸。 他靜靜的看著我,突然反握我的手,拉我入懷。 我不知道他現在的表情,可是我知道,我們倆,會一直走下去。 應該沒斷在很欠揍的地方啦...呵呵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