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.W.的洞窟-文庫

關於部落格
原則上,最近的文不會棄坑,不過因為高中比想像中忙,所以會出現拖坑狀況。愣外這裡的文章幾乎是未經修飾的一手文,請各位為了別傷眼移駕到無名或鮮鮮,留言仍可在此留喔!謝謝配合!

無名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DarkSunshine
鮮鮮http://ww2.myfreshnet.com/BIG5/literature/indextext.asp?free=100161272
  • 2820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大振 A3 絕對位置;相對位置 08/29完

大振 A3 絕對位置;相對位置 上 你是捕手;我是投手,這是我們的絕對位置。 那我在你的眼中,相對位置,在哪? 隊友?這答案,為何會讓我覺得不滿? 但除了這答案,還有其他可能嗎? 今天的天空,好藍、好美。但,美的脆弱,美的讓人恐懼-像是在警告著什麼。 放學的鈴聲剛響,同班的隊友們像是在比百米賽跑似的,拚了命的往外衝向棒球場。我笑了出來。也許,我真的可以待在西浦的棒球隊;也許,我可以成為真正的王牌-在阿部和大家的帶領下。 慢條斯理的收拾好東西,我也尾隨著棒球社社員的腳步,走向球場。 瞄準,出手。球穩穩的落入阿部的手套中。 「嗶--」練習結束,教練讓我們集合、交代完事項後,便宣布解散。 「三橋!」是阿部的聲音。爲什們每當大家叫我時,我會不自覺的顫抖?尤其是在當阿部叫我時,會突然很害怕,害怕他這麼優秀的捕手不要我當他的投手了,可是,這似乎並不是主因… 我戰戰兢兢的轉過身,偷偷瞄了阿部的表情,心中鬆了口氣,還好沒生氣。 「今天怎麼了?球的力道跟平常不太一樣?」他插著腰,眉頭微微皺著。 我不自覺的縮縮身體,低下頭。 「不要不回答!」不耐煩的語氣。 「阿部…很厲害…每、每次阿部都、都會知、道我的異、異狀。」 「唉!你為何每次都要結結巴巴的。」阿部撫額,敗給眼前的人。 「嗚…」他生氣了,生我的氣了,會不會討厭我…想著想著,鼻子又酸酸的了,為何每次都要哭,哭了大家會討厭我…不能哭… 我低著頭,不敢看著他。 他無聲的嘆了口氣,捧起我的臉,說:「好了,別哭了。」邊說邊用指腹將鹹苦的淚水擦掉。 阿部的手佈滿了因練習而摩擦出來的繭,熱熱的手,感覺令人安心。 我傻傻的看著他,連眼淚都忘了要繼續流下。 他輕笑,少見的笑容,在他臉上漾出,「怎麼了?爲什麼傻在那?」摸摸我的頭。 連態度都是不可思議的溫柔。這溫柔,讓我不安的低下頭。 「三橋,明天是假日,你有事嗎?」他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問道。 我想了想,搖搖頭,用哭得微微沙啞的聲音說:「沒事。」我還是不敢抬頭正眼看他。 「那下午可不可以跟我出去?」他的語調,好像有那麼一點的期待。但,可能只是我誤會了。 「嗯…」我點頭。 下 雖然約在下午三點,但我還是提早了半個小時到達約好的地點。 然後,我看到你,已在那等候。 你靠在校門旁,閉目養神。已是入秋之時,下午的陽光溫和不刺眼,覆在他側臉。微涼的風,令人感到神清氣爽。 「阿部…」隔著三步的距離,我喚著你的姓,但你毫無回應;前進了一步,我再度喚了你的姓,同樣毫無反應;只剩一步的距離,令人不安的一步之距,我叫了你的姓,但因不安,叫不大聲。我在心中對自己的無能抱怨。 然後,我們只剩一個吻的距離,因為我仍不敢拉你的袖口。 「阿…阿部…」我想,我細如蠅蚊的聲音,應該傳到你耳裡了吧!因為,他緩緩的睜開眼。 然後你的雙眼,瞪的跟圓盤似的,大。 「三…三橋?」你臉上泛起了不明原因的潮紅,連忙與我拉開距離。「不是還有半個小時嗎?怎麼先來了?」急急的做兩次深呼吸,再對我說。 「我怕讓阿部等。」我低聲說。 「傻瓜。」你揉糅我的頭髮,像是在寵溺著最愛、最疼的人。 突然很希望,自己會是你最重視的那人;突然很希望,自己在你心中的相對位置,會是愛人,永遠在你右手邊的人。 就像對於我,你的相對位置,早已是在左手邊的那人。 你帶著我,來到一個私人花園。不遠,離校不過十五分鐘的腳踏車車程。你用腳踏車載我去,我在後方搭著你的肩。 位於中央的噴水池,不斷向上湧出的水柱,像是盛開的花朵,在陽光的照耀下,閃耀著絢麗的色彩;意外的,儘管已是入秋時節,許多花兒仍努力綻放著,執著著最後一絲能讓自己基因遺傳下去的希望。 我愣愣的看著,久久無法言語。 「三橋,你有沒有喜歡的人?喜歡到無可自拔,但想對他好,卻往往力不從心。我喜歡一個人,但我已經不知道要怎樣,才能讓他對我放下警戒,不要認為我厭惡他。」你沒看著我,但我看著你。你的側臉,紅紅的。 「我有喜歡的人。」我別過頭,「但我不敢。」坦白了,可能會毀掉一切。 「我…可以問那個人是誰嗎?」你突然轉過來,盯著我。我不想講,不想說出,那人是你。 我沉默,選擇介於黑與白的灰色地帶。 「抱歉,胡言亂語了一下。」你在笑,可是笑的很假,我看的出來。但我不知道爲什麼。 「這是我父母的友人所擁有的花園,他對園藝挺有興趣的,所以才會弄出這樣一個好地方。」你頓了頓,接道:「我曾經幫過他整理這座花園,所以他讓我能自由進出,不必爭得允許。」你對我說:「這座花園,有被祝福。因為這座花園的主人,在此與他的真命天女相遇。而且他們的捧花,花葬在此。」 語畢,接著領著我走向一座白色的小巧西式涼亭,「在這。」你的手輕撫著嵌於涼亭台階前地板的石版,上頭還特地再用玻璃覆蓋,避免字跡模糊。我默念那銘文。 -於此相誓之戀人,將被賦予誠摯祝福,走過重重關卡。 無須言語,為天作之合;無須嫌隙,因早已明瞭。 汝等無須刻意,一切順其自然,有緣即會相遇。 別懷疑,當那人來臨,緊緊抓住。 無論性別,無論貧富。 苦盡甘來之時,與汝等相伴之人,便是汝等用盡一生尋得的珍寶。- 我蹲下,哭了,心中都是那人的身影,都是葉俢悟那笨蛋。如果當初知道有這地方,自己一定會找他來這,並下定決心坦白吧。 可是我沒有。我一直沒有對他說出-直到時間沖淡一切,剩下友誼。 我們,也只能剩下友誼。 「喂,別哭了…」我抬頭,看見你苦惱的表情。眼淚在看見你的剎那,止。 「阿部…」原本想問你是否討厭我,但,你接下來的動作,讓我把話全吞回肚子裡。 因為,你吻了我。 我不懂,我看著臉頰紅透的你,「你不懂…」我直視他,毫無畏懼。 「三橋…」他叫我。我只是握緊拳,然後,淚潰堤。 「可不可以,什麼都不要說?」我問你,你只是一臉愕然。 「爲什…」你還未說完,我便打斷你,脫口而出的是傷人匪淺的字句。 「說什麼都沒用,你不了解,根本不了解。」我冷冷的說,一向軟弱的我,築起防線。「你從來沒想過,如果說出來了,一切就被破壞了,那微妙的平衡也不復存在。」 你震驚的望著我,也許是驚訝,但你眼中,更多的是受傷。 然後,你低下頭。瀏海遮住的你的眼。 說:「我…我還是要說。」抬頭,你的雙眼,堅定的讓人畏懼。 「我喜歡你,我愛你!我自己也不知道是發了什麼神經,竟然愛上一個同性的人。」你往前跨一步。 然後,距離近到,我可以感覺到你的鼻息 你的眼神,是溫柔的堅定,是我不曾有的情緒-為了愛而不顧一切。 所以我動不了。 「我喜歡你,不管後果如何,我都會盡力保護你,不讓你害怕、不讓你受傷。不讓你再覺得,如果愛上同姓,就會被摧毀。」你抱住我,悄聲說:「我愛你。」 我哭了。 「拜託別哭了。」你拿出手帕,輕輕的拭去我的淚水。 「你不會騙人吧?我可以相信你嗎?」抓住你的手,我沒有自己想像中的堅強。 「當然。」你抱的更緊了。我回抱。 「說好了。」我輕輕的問。 「嗯。」肯定的。 -對於阿部,我的相對位置,在他旁邊。- -對於我,阿部的絕對位置,在我旁邊。- -於此相誓之戀人,將被賦予誠摯祝福,走過重重關卡- 後記 下篇應該不久就會生出...(默 但這可能是未來一年 最後一篇文了 大振A3文 累積怨念至少一個禮拜了... 雖然沒有比家教的怨念深(至少以月來累積 但家教文最近實在打不出來(跪 對不起 我會努力生家教文的 家教目標10069/6918/1827/6927十題 客倌如有雷 我也沒法子 畢竟我無潔操(喂喂 不對 是我沒有很大的雷... 總之- 等我考完高中 我會生文補償的(淚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