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.W.的洞窟-文庫

關於部落格
原則上,最近的文不會棄坑,不過因為高中比想像中忙,所以會出現拖坑狀況。愣外這裡的文章幾乎是未經修飾的一手文,請各位為了別傷眼移駕到無名或鮮鮮,留言仍可在此留喔!謝謝配合!

無名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DarkSunshine
鮮鮮http://ww2.myfreshnet.com/BIG5/literature/indextext.asp?free=100161272
  • 2820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家教6927 虎耳草

正文 「我們私下,只是朋友。我們公開,只是上司與下屬。」 「是嗎? 」 「是的。不可能有第三種關係。」 「但對我來說,你不再只是彭哥列,還是綱,還是那位我深深依戀的人。」 「請你不要僭越了,霧之守護者。」 「是的,彭哥列。」 拜託,別再用你的溫柔迷惑我;拜託,別再用你的香氣引誘我。 我必須領導整個家族,我沒辦法陷入這種無理智的感情。對不起,我的霧守;對不起,我深愛的骸。 「這裡,傷痕太多了。」我將右手輕輕覆蓋在左胸。 「蠢綱…」我的家庭教師望著躺在病床上的我。 「望著每位對我忠心耿耿的部下連自身的命都不要了,只為了保護我,我…」 「這不是你的錯。」 「是嗎?」我對他苦笑,沒想到我會從別人的嘴裡聽到這句話。 「你快樂嗎?」 對於他突來的問句,我只能報以哀傷的微笑。我快樂嗎?我想,在拒絕他、封閉自己無法擁有理智的感情後,我就不再快樂了吧… 「骸仍在等你,等你的心。」他拋下這句話後,頭也不回的離開病房。 「骸…你…也太笨了吧!」眼前漸漸被水霧弄得模糊,「為什麼執意要等我…等我…不值得啊…」 「不對,如果是等綱的話,多久都無所謂。」 我用僵直的脖子轉過去,雙眼睜大的看著倚在門框的人,我的霧守。 「骸…」我瞇起眼,任憑淚水滑落。 「小兔子還是一樣可愛。」他帶著欠打的笑,邊說邊走了過來。 「笨蛋!我不是說過…不行再有僭越的行為嗎?為什麼?」我慌亂的拭去淚水,不知所措的盯著他。 「不准逞強,知道嗎?」他很直接的抱住我,玩弄著我已經留長的棕髮。 「不只我會擔心,還有其他人…就算不是為了我,也無所謂,回到當初我們認識的那個人,好不好?」他安撫著我。 「你是誰?你把骸怎麼了?」我聽的一愣一愣的,真是怪了,那顆鳳梨頭會講這種話嗎? 「小兔子怎麼能這麼講呢?」他用誇張的受傷表情望著我。 「噗!」我忍俊不住,笑了出來。 「這種笑法才像我親愛的綱吉啊!」他用色瞇瞇的眼神看著我,使我頓時紅了臉。 「色老頭果然還是色老頭。」我低聲的抱怨。 「親愛的綱有跟我說什麼嗎?」完了,每當他用那種眼神打量著我,就是我隔天下不了床的時候。 「如果你想讓我變成真正的色老頭也沒問題喔,親愛的綱。」溫熱的氣息在耳邊吐出,他的手不安分的攻向我睡衣下的肌膚。 「這裡…這裡是醫…是醫院…不要嗚哇…哇啊…啊…」他毫不留情的攻向禁地,我忍不住叫出聲音,隨即又咬住下脣,不讓自己叫出聲。 「還是一樣的敏感呢…」他用帶著玩弄語氣的性感嗓音挑逗著我。 「你…還是…嗚!」我再度咬緊牙關。 「呵!」充滿情慾的笑聲在我耳邊響起。 完了!我還有很多公文沒批改啊!!!!!! Dark Night 2008.03.30 後記 我好像把未來的27寫成工作狂了(汗 69他...好像原本就是這副德行(??? 因為想睡覺了~ 所以後面開始亂打(打哈欠 傷眼請見諒 如果傷眼 本人一慨不負責(逃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