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.W.的洞窟-文庫

關於部落格
原則上,最近的文不會棄坑,不過因為高中比想像中忙,所以會出現拖坑狀況。愣外這裡的文章幾乎是未經修飾的一手文,請各位為了別傷眼移駕到無名或鮮鮮,留言仍可在此留喔!謝謝配合!

無名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DarkSunshine
鮮鮮http://ww2.myfreshnet.com/BIG5/literature/indextext.asp?free=100161272
  • 2820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禁忌 第二話

「澤井!」一隻小手滑入藍髮少年的粗糙大手,他愣了愣,迷惑的眨了眨眼,說:「瀧?」「嗯!幹麻呆的一蹋糊塗?」「你才是吧?穿成這樣…」他打量一番,臉越來越紅,說:「你幹麻穿女裝?」「被逼的,我們現在可是在鷹和亞紀的家,他們的媽媽是女裝設計師!」「對喔!」澤井總算恢復正常,「亞紀,我還不知道澤井也會臉紅!」鷹扯著喉嚨說,「你們才有問題,給他穿女僕裝…」澤井咕噥到,亞紀笑了笑說:「反正你也很喜歡!」灰色的眼睛閃爍著狡猾的光芒。 「咦?你喜歡?那我每天穿給你看!」瀧天真的說,害的亞紀和鷹笑的必須靠著東西才能站穩,「瀧…亞紀…」澤井漲紅著臉,咬牙切齒的說,而我則是在旁邊聽的一頭霧水,「甚麼意思?」讀書跟畫畫我很行,可是其他的就沒輒了!「不要聽他們胡說喔!瀧!不要被污染了。」我慢慢睜大眼睛,再遲頓也應該要懂這個意思,「鷹和亞紀,你們這兩個…」我氣到不行,嘟起嘴生悶氣,「不管你們了,我要換衣服。」說完便跑到更衣室去。 「瀧?」澤井把頭探到更衣室,左看右瞧的,就是找不到半點人影,「瀧,你喜歡我嗎?」澤井停下腳步,側耳傾聽,是從一扇門內傳來的,「亞紀…我很喜歡你,也很喜歡鷹,但,那不是愛,我愛的人,是澤井,對不起!」「是嗎?」亞紀的尾音,充滿了失望以及無奈,門無聲無息的打了開來,我赫然發現站在門外偷聽的澤井,「澤井…」我突然感到全身無力,澤井輕輕的將我拉入他懷裡,低沉好聽的聲音在我的耳邊說道:「謝謝!」 ~ ~ ~ ~ ~ ~ 亞紀像自嘲般的乾笑幾聲,兩行清淚滑下臉龐,「鷹…我錯了,對不對?我不應愛上瀧的…我跟傻瓜一樣…」他哭的更厲害了,鷹心疼的看著躺在自己懷裡的弟弟,像要安撫兩人情緒似的,摸摸他的頭,輕聲的說:「你不是笨蛋。」 隔天 「鷹,亞紀他今天沒來嗎?」我小聲的問,「嗯。」鷹應了一聲,「為甚麼?」「他感冒了。」「鷹,拜託,請你說實話,好不好?」我哀求他,我很擔心亞紀,又看到他的眼神飄來飄去,打定主意不看我,每次他說謊都是這模樣,「亞紀他,昨天哭了一個晚上。」「為甚麼?」「為甚麼?」鷹挑起眉,重複了我的話,「你認為呢?你到底知不知道亞紀多愛你?你到底暸不了解亞紀所受的傷?」他握緊拳,眼中泛著淚,「你認為我不了解,是嗎?」我別過臉,強忍淚水,「我想也是,但,你知不知道我和澤井相戀的痛苦,我們咬緊牙苦撐,直到雙方的家長答應,知不知道剛開始因為害怕眾人眼光而退縮,你從沒體會過,那孤獨的日子…」我氣到哭出來,泣不成聲,「對不起,不要哭了,恩?」他抱著我,擦掉我臉上的淚水,我崩潰般的哭著,依慰在鷹厚實的胸膛。 「今天,你跟鷹在學校的後花園幹麻?」澤井用帶著醋意的口氣問我,我垂下視線,將發生的事向他娓娓道來,唯獨,有關我倆的事。 「你還好吧?」隔天社團活動後,鷹來到我家,灰色的眼眸裡盡是歉意及憂慮,他對我說:「昨天,真的很抱歉,我並不了解,或許是曾經為愛痛過吧!所以,對愛麻木了。」我心疼的看著他,小心翼翼的問:「那個他,現在怎麼了?」鷹像是在嘲笑自己般的乾笑了幾聲,「我們那時並沒有世俗眼光的顧慮,因為還沒體會對方的愛便分道揚鑣了!」他哽咽了,像是要讓淚水流回似的將臉仰向天,繼續說:「他叫做嵐楓,名字很可愛,跟他的相貌完全搭不上吧!」雖然在哭,但他的笑容甜甜的,洋溢著一種名叫幸福的感覺,「那是你轉來前的事,那年的聖誕節,他跟我告白了。」吸了吸鼻子,繼續說:「我點了點頭,但幸福只是短暫的,五個月後,他轉學了,他說,他父親發現了我們在一起的事情。」我倒吸了一口氣,「很可笑吧!不過因為只有他父親知道,所以我並沒有體會過你們刻骨銘心的過程。」結束了,鷹手上那張兩人的合照,彼此的手交扣著,曾經的痛苦,並不會隨時光消逝,只會埋藏在新的深處,而快樂,會永存在彼此的回憶,不退色…… ~ ~ ~ ~ ~ 「澤井.瀧,你們介不介意我過問你們相戀的過程?」亞紀向我告白之後,過了三天他才來學校,禮拜六,他約我們出去散心,「鷹跟我說了,你們是經歷過考驗才得以在一起,你們的愛是堅不可摧的。」他頓了頓,「對不起,是我過去不了解。」我搖搖頭,為他擦去落下的淚,澤井用有點哀傷的語調說:「剛開始,我不了解瀧為什麼拒絕了我的愛慕,直到歡送會那天,我看到他的眼神,參雜了愛慕與些許的無奈.悲傷,他離去的那陣子,我想了很多,才找到,那個答案。」「兩人的分離,對我們來說是很大的考驗,明明就渴望對方的擁抱,卻必須忍受別人的議論及眼光。」我牽起了澤井的手,十指交扣,繼續說:「彼此都經過了一番掙扎,但我們選擇了彼此。」澤井將我的頭靠在他肩上,「我們把握每一分鐘,深怕下一刻,兩人必須永遠的分離,但幸運之神眷顧了我們,至少到現在,我們還能感受彼此的體溫。」澤井和我告訴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愛情,不要放過,過程中的艱辛,得以結出碩大多汁的果實,然而,只要其中一方的心意不堅或有逼不得已的理由,你那待開花的玫瑰花苞便會枯萎,沒辦法,這是世俗眼光所造成的困難,因為,在過去,斷袖之癖及Lesbian(女同志)是不被允許的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