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B.W.的洞窟-文庫
關於部落格
原則上,最近的文不會棄坑,不過因為高中比想像中忙,所以會出現拖坑狀況。愣外這裡的文章幾乎是未經修飾的一手文,請各位為了別傷眼移駕到無名或鮮鮮,留言仍可在此留喔!謝謝配合!

無名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DarkSunshine
鮮鮮http://ww2.myfreshnet.com/BIG5/literature/indextext.asp?free=100161272
  • 2820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禁忌 第一話

在寒冷的冬天,我與學校中的同學及導師告別了,歡送會上,有一雙清澈的藍眼,不讓視線遠離我,他是網球校隊的一份子,我們也是因為網球而結識的,我是個只會讀書和美術的男孩子,而他既是學生會長,更是球隊中的大將。 他曾跟我表達心意,但因為他也是男孩子,所以我拒絕了。然而………. 我知道這是禁忌之戀,可是我對他的愛也快無法克制了,好想,好想對他大喊:我愛你!可是,我想,這次離別後,大概無法再見面了吧!強忍著在眼匡打轉的淚水,與他揮別,上了飛機,想到他一個人替我送行,想到他貼心的個性,眼淚再也忍不住了,我哭了,躲在飛機上的廁所,偷偷的啜泣。 我回到了我的家鄉,跟同齡的學生一樣,上課.考試.吃飯.睡覺……一切並無與其他人不一樣,只有,那藏在心中的傷痕。 「噹!噹!噹!」今天的第一堂課要開始了,不尋常的是,平常很晚才進教室的物理老師這次特別早,正當大家滿腹疑惑時,教室的門打了開來,一位擁有深藍短髮和清澈藍眼的男孩走了進來,我心頭猛然一跳,物理老師讓他簡短的自我介紹完,便請他找個位置坐下,他毫不猶豫的坐在我身旁的空位,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課,他卻馬上叫住我,說:「放學後,在校門口等我,好嗎?」我茫然的點點頭,只是,因為愛的太深,所以與他面對面談話不免尷尬。 終於放學了,因為他那句話,搞的我整天心神不寧,又因為他做我旁邊,整日坐立難安,放學後我向社團請假,最近社團忙得不可開交,因為大張繪畫的團體賽結稿日快到了!我卻請假,所以有點…..良心不安。 「為什麼?你為什麼要過來?澤井,你說啊!」忍了好幾年的眼淚終於崩潰,「因為父親被調職過來,不要哭,好不好?」他神色慌亂的說:「我的心意還是不變,請你再給我一次答案,我…我…我真的很喜歡你,而且我好想你,好想!」澤井他輕輕為我抹去眼淚,捧著我的臉,以堅定的眼神凝視著我,我覺得兩頰.脖子都熱熱的,於是我迴避他的視線,「看著我,回答我!」「我…我不知道…」「為什麼?」「因為我們都是男孩子,你忘了嗎?我們在一起只會遭人們唾棄,可是我…」「可是甚麼?」「我…我也喜歡你嘛!」我覺得我的臉頰好像越來越熱了,硬著頭皮抬頭看他,發現他的眼神充滿了喜悅之情,他說:「那我們在一起吧!偷偷的,沒有人會知道…」「嗯…」他抱住我,一直說:我好幸福,好幸福…… 之後,我們總是偷偷的約會,在別人會看不到的角落,秘密的……,有一天,澤井跟我出去,手牽著手,因為我長的不高,只有165公分,而澤井有190公分的身高,所以大多數的人都會以為我們只是感情很好的兄弟,可是那天好死不死,剛好遇到班上有如小惡魔的雙胞胎兄弟…… 「啊!」雙胞胎的哥哥-倉木 鷹怪叫了一聲,惹的許多人轉頭看他,「亞紀!你看…」我們四個人,就這樣互看了30秒,突然回過神,我跟澤井拔腿就跑,「嘿!等等我們!」鷹在後頭喊著,「我…我跑不動了…澤井…」我們停了下來,他擔心的看著我,「幹麻跑的好像我們要追殺你們似的?」鷹跟亞紀終究還是追上我們了,「那你為何要大叫?把我們嚇的要死,當然第一件事就是跑啊!」澤井回敬他一句,「你們為什麼手牽著手?」亞紀淡淡的笑著問,聽到亞紀這樣問,我迷惑的眨了眨眼,低頭望了望我的手,啊!前途一片黑暗… 還好我馬上回了神,與澤井非常有默契的互看一眼,澤井兩手一攤,說:「誰叫你們惡名昭彰,瀧之前跟我說過,我可不想領教!」「喔-----」鷹失望的應了一聲,「所以囉,我抓了他的手就拼命跑了!」「幹麻一副失望的樣子?笑一個嘛!好不好?」我看到了鷹一副很失望的樣子,同情心不知覺的冒了出來,「沒有啦,只是……」「只是什麼?」「我以為我找到了跟我一樣的人…」「啥?」無數個問號從我的腦袋爆發出來,難道…「嗯!鷹他喜歡的是男孩子。」亞紀回答了我們的疑惑表情,「那,亞紀你…也是嗎?」「嗯!」亞紀略帶羞澀的小聲承認,而我和澤井震驚到啞口無言,不會吧… 十分鐘後,我們四人坐在咖啡廳的角落,我們這一小群”性”向相同的帥哥開始東南西北的亂扯,「啊!對了,我問你們,教室外的那一群女生為什麼一到下課就往我們教室衝啊?」我問了一個我已悶很久的問題,「咦!瀧,你不知道嗎?」「廢話,如果我知道的話,我問你幹麻啊!」我嘟著嘴,沒好氣的應了一句,「也對,那你呢,澤井?」「嗯!完全不知道。」「亞紀,跟他們解釋一下,我不想說啦!」鷹一副不耐煩的說,鷹是很有個性啦!可是,他有時講話還真欠扁哩!亞紀笑一笑,解釋道: 「她們是衝著你們來的喔!」「咦!?」這次真的要說不出話了,「為什麼?我以為…」「以為全部是衝著我和亞紀嗎?」,「嗯……」可惡!鷹果然很欠扁,「其實只有一半喔,另一半是衝著你們喔!」亞紀淡淡的笑著說。我真的是以為是這對雙胞胎,因為他們美的不像話,白皙的皮膚.有菱有角的臉型.挺挺的鼻樑.柔和卻不失個性的眉宇,還有連最美的女人都會羨慕的柔軟中長髮,髮色在陽光的照射下像最細的金絲,而他們的眼睛是擁有傲人個性的灰色。 「看看自己的長相吧!」亞紀的灰色大眼調皮的眨呀眨的,「唉!我分析給你們聽吧!」鷹無奈的說: 「先從你開始吧!澤井,你知道自己的長相嗎?」「當然知道啊!」「那你形容給我聽。」「咦!突然要我形容,我也說不上來……大概就是深藍髮色及藍色的眼珠子,沒有什麼特色啊。」「我的天哪~」鷹哀叫了一聲,又繼續說道:「你的五官清秀卻不失風格,眼睛的顏色像湖水般平靜,卻似乎蘊含了許多的智慧,身材更不在話下囉!連我都想嚐嚐看。」「我想,不用了…」澤井邊說邊冒著冷汗,哭笑不得的表情,實在是…「哈哈哈!」三個人全部轉頭看笑到快不支倒地我,我邊擦眼淚邊笑著說: 「抱…抱歉…可是澤井的表情實在太爆笑了!哈哈哈!」他們冒著冷汗,等我笑完,「好,換你了!」 不會吧,分析我的是亞紀啊!唉!只好認命囉。「先說說看你的長相,好嗎?」「嗯!我想想喔!大概就是黑髮.黑眼吧!我聽說中國人的眼睛是棕色的喔!我一直以為是黑的呢!」「沒錯,你擁有烏黑的短髮及深邃的黑眼,不過你的身高只有165公分而已……」「我…我很矮嗎?」說著說著,我的眼淚都快飆出來了,亞紀慌慌張張的解釋:「不是這樣的!只不過我們學校的男生平均身高是175公分。不要哭…」亞紀緊張的看著明顯對他發怒的澤井,澤井按耐住心中的怒火,先安慰我,他像逗小孩似的說:「不要哭了,好嗎?來,笑一個!」說完便在我臉頰親了一下,我是不哭了,不過換成要去收驚… 鷹跟亞紀顯然也被嚇壞了,完全愣在那裡,瞪大眼睛看著我們。我像是發燒般的全身燥熱,結結巴巴的說:「澤井,你…你知不知道你在幹麻?我們可都是…」「男的,我知道,但又有甚麼關係?」他露出壞壞的表情,又向我靠近了點,死了!我好像快中暑了。「哈!哈!哈!」這次換他大笑了,「我整你的啦!不過,你臉紅的樣子,好可愛。」 「請問…」一個穿著這家咖啡廳制服的女孩羞澀的看著我們,「請問你們有空嗎?那桌的人請你們過去。」「咦?」我們疑惑的互望,「請問他們有什麼事嗎?」亞紀有禮的問,「我…我不知道…」女孩的臉越來越紅,我們的吸引力果然很大,「好,我們知道了!」鷹揮揮手說。「欸,怎麼辦?要不要去找那桌的人?」我擔心的扯著澤井的衣角問,「我想…還是去問一下好了。」澤井皺著眉頭說,「一起去應該比較好吧!」亞紀擔心的提議,「走吧!」鷹打頭陣,而我們則無奈的嘆了口氣。 「請問,你們找我們嗎?」我們全都擠出了笑容,不過,看起來似乎不假,因為看到我們微笑的女孩不是像石化一般不動,就是昏迷不醒,看來我們以後在外不能隨便亂笑了,唉! 「是的,請問你們就讀哪個學校?」一位坐在最靠近我們的金髮女孩說,她看起來,似乎不是一般平民… 「我們就讀風音高中。」鷹淡淡笑著說,「喔,你們願意進入蘭新高中部嗎?我會贊助你們,如何?」金髮女孩甜甜的笑著,「喔!還有,我的名字叫蓮。」她補充說道,「我們會考慮的,而且決定權在於我們。」鷹強勢的說,「好,這是我的名片,要回覆時打上面的號碼。」蓮邊說邊遞名片給我們,「走吧!男孩們!」她向其他人說,這時我們才注意到旁邊的一群男生,每個都長的十分出色,搭著有個性的的穿著。 「你們覺得如何?要轉學嗎?」我皺著眉問,「問問看爸媽囉!」鷹跟亞紀很有默契的回答,「我想,」澤井慢慢的說:「乾脆我們只要有一個人不能轉就一起不轉吧!」「好哇!」我們三個異口同聲的表達贊同,「欸,蘭新不是國內屬一屬二貴的明星學校…」我越講越小聲,「沒錯,它有各個部,初中.高中.大學等部,而且國內最大,藏書最豐富的圖書館也在蘭新。」亞紀解釋,「意思就是,那些人全都是富可敵國的大企業接班人人選。」鷹做出結論。「今天先回去吧,得到答覆後,在學校談吧!」澤井說,「OK!再見囉!」鷹跟亞紀揮揮手,我們各自回家,躺在床上,煩惱著…… 「蓮,你還挺有眼光的,我查了他們個人資料,全部都是資優生,家境都是小康,要插班絕對沒問題。」一位帶著眼鏡,擁有犀利目光的人說,「當然了,你們也即將畢業,我必須找幾個好人選代替,畢竟,光學長和荷英學長畢業了,戰力可消掉不少。」蓮笑著說,「果然是我們的女經理啊!」一對雙胞胎故作無奈的說…… 「鷹!亞紀!」隔天,我和澤井叫住雙胞胎,詢問他們的答覆,「你們父母也都說可以啊!」一分鐘後,澤井臉色凝重的說:「這樣一來,我們必須向好友告別了!」「嗯…」雙胞胎應了一聲。 「喂,喔!是你們啊!如何?」「我們這學期結束便會轉去。」「不用那麼麻煩,你們可以立刻轉來。」「不了,我們打算讀完這學期,謝謝妳的好意。」「喔,好吧!下學期見。」蓮掛掉電話,對旁邊擁有一頭深金色短髮的男子說: 「社長,他們,答應了。」「很好。」 暑假後…… 「早啊!亞紀!鷹!」「早!」今天是我們第一天進入蘭新,因為沒有制服,所以我們只好穿便服… 「啊!社長,他們來了!」一對擁有棕髮褐眼的雙胞胎喊到,「嗯,我看到了,蓮!」「是!」「今天社團活動時,把他們帶來。」「是,我知道了!」「好,我們回去吧!」金髮男子很有氣魄的說。 「咦?我們在哪班呀?」我應該是唯一搞不清楚的人,果然! 「我們被分在同一班,一年十三班。」亞紀立即回答我的問題,「報告!」我們在未來的同班同學前應表現有禮點,「啊,他們來了!」在講台上的老師對下面的學生說: 「他們就是新來的轉學生,來自我介紹吧!」那位男老師招招手,示意我們到講台上,「大家好,我們是從風音高中轉來的,我是倉木 鷹。」「我是倉木 亞紀。」「我是仁王 澤井,叫我澤井就好。」「我是瀧,草月 瀧,叫我瀧就行了!」我們都掛著招牌微笑,果然,台下的女生兩眼都冒出愛心。 第一節下課,一位看起來很可愛的女孩支支吾吾的說:「請問草月同學中午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在餐廳吃飯?」「咦?」「草月同學不用免強。」她低下頭,失望的說,「很抱歉,但我今天想跟我的朋友吃,很遺憾無法與妳的朋友共餐。還有,以後叫我瀧就好,順便跟妳朋友說吧!」說完我看著她,露出含著歉意的笑容,結果她臉又紅了起來,其他看到我笑容的女孩也是一樣,唉! 「這麼快就那麼引人注目了!」我轉過頭,「是鷹啊!」「不然呢?澤井和亞紀.我剛剛也被約了!」「那你們答應了嗎?」「沒!」澤井和亞紀也冒出來了,澤井說: 「剛剛蓮來找我們了!她說社團活動時去運動場,說要讓我們看看他們的社團。」「是熱舞社嗎?」一位有著鳳眼的黑髮男孩說:「因為你們提到了蓮學姊,她是熱舞社的女經理,不過成員都是長相很好,成績也很優秀的男性喔!」「還有,我的名字是劉英新,我是從中國來的。」鳳眼男孩說完後又補了一句。 社團活動時…… 「哇!」我們四個完全呆住,光是成員就足以讓全世界的女人臣服,不過,最令人訝異的是他們的練習場地,一整個活動中心大小的室內.室外練習場地,有著音效極佳的音響,果然是全國首屈一指的貴族學校啊!「啊!社長,他們來了!」蓮向一位金髮的高挑男孩喊到,「好,全員暫停練習!」音樂突然停止,全部的社員往我們走來,「這是從今天開始加入我們的轉學生,鷹.亞紀.澤井和瀧!」「請多多指教!」我們一起鞠了個90度的躬,我數了數,只有不到15人的人數,可是氣勢為何如此龐大呢?就在我苦苦思索時,澤井碰了碰我的手,小聲的說: 「你在發呆啊!藤原社長已經安排好我們的指導學長了!」他拉著我的手,朝一位帶著眼鏡的學長走去…… 「澤井和瀧嗎?先做熱身操,之後我再教你們這次要比賽的動作。」 放學後…… 「瀧,你以前有練過舞嗎?」澤井皺著眉頭問,我搖搖頭,否定了,「那你為什麼跳的那麼輕鬆?」「大概是因為我哥吧!他常拖我去他的社團。」我皺著眉努力的回想,「熱舞社?」「嗯!」他瞪大眼睛望著我,「瀧,我問你,你哥是不是草月 英馨啊?」鷹聽到了我們的對話,「對!怎麼了?」我有點疑惑,他們睜大了眼,吃驚的望著我,「英馨是舞蹈界的大明星,很多等級較好歌手及團體要編舞都找他。」亞紀淡淡的說,只有他沒被嚇到,又接著說:「剛認識時我就有猜想過,不過因為沒看過你跳舞,所以就打消問你的念頭…」亞紀對我笑了笑,在一剎那,我心跳加速,耳根也熱熱的,我到底是怎麼了,不可能呀!我甩甩頭,拋開突然萌生的念頭,手滑入澤井粗操的手,我的手似乎是小了點… 隔天… 「你今天有空嗎?」柔和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,「是亞紀啊!」「嗯!我想找你一起練舞。」「好啊!」我對他笑了笑,完全沒注意到亞紀心中所滋生的情感,那不是友誼,比較像…… 「澤井,你不怕嗎?」「怕甚麼?」「亞紀他…」「如果瀧也是真心的喜愛對方,我想,或許我該退出。」澤井懷著淡淡的惆悵回答了鷹的問題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